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吴铭:对青年毛思想信仰者的再回复

吴铭 · 2022-03-21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世界上并没有“中立”这个东西。所谓的“中立”,就是充当美国的帮凶,没有别的内涵。所谓“中立”,其实是小资产阶级的幻想,唯心,严重脱离实际。

  对青年毛思想信仰者的再回复

  作者:吴铭(20220321)

  与青年人聊天,是一种幸福。与有激情的青年对话,更好。最可怕的就是死气沉沉。

  一、关于“民左”这个概念。我原本把这位同志的“民左”理解为“民间左派”了。原来您是指“民族主义左派”。

  左,右,这两个概念,我们常用,但是相对要复杂一些。据我观察,我国思想界,包括所谓泛左翼对这两个概念的认识,并不统一。

  我下面讲的是我对于毛泽东思想关于左、右的理解。其他同志还可能有其他理解,可以商榷。

  关于民族主义是不是左派,这个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结合具体的时代背景,也要结合当前中国思想界对左、右的不同认知。而具体的时代背景,最主要的是指主要矛盾和主要斗争任务。

  结合中国自大革命以来的历史,在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体系或者说理论体系里面,左和右,是从革命阵营内部讲的。左,指的是革命,是进步,立场站在广大劳动人民立场上,并对革命阵营内部的妥协、投降等动摇倾向进行坚决地斗争。右,通常意义是指革命阵营内部的反对革命或者反对正确的革命路线,立场动摇、倒退、甚至投降倾向,但还没有公开叛变革命。左也好,右也好,都是革命阵营内部的事。一旦公开叛变革命,就不能说是右了。

  比如,我们说大革命时期的西山会议派,就是最早反共的那一派,叫国民党右派,因为这派尽管反共,但实际上并没有导致国共两党终止合作,共产党与国民党左派与之的斗争,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毕竟,这一派还在不同程度上反对北洋军阀。对这一派,要采取斗争、批判、改造的方法态度,甚至可以撤职、关押,也是一种改造方法。实在改造不过来,哪只能是防范和等待。毕竟,他们还有反对北洋军阀的一面,属于革命的一面。

  1927年,北伐战争胜利,蒋介石背叛革命,比西山会议派更加恶劣,我们管蒋介石、汪精卫叫国民党反动派。在他们还没有公开叛变革命之前,与共产党矛盾还没有激化,还保留着表面的团结的情况下,我们仍然管蒋介石叫右派,而不是叫反动派。对右派,如果不采取坚决的、正确的斗争,则很可能变成反动派,叛变革命。

  当蒋介石、精精卫叛变革命之后,他们就不是右派了,他们就是国民党反动派,即国民党、中山先生、新三民主义的叛徒。再强调一点,当时中山先生在采取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新三民主义政策之后,中山先生在北上北京之前,还发表了一个主旨演讲(我怀疑这个演讲是不是毛主席替他起草的,不知道是不是),强调当时中国的革命任务反帝反封建。实际上,虽然蒋汪之流反对新三民主义、强调三民主义,但是实际上他们连三民主义也没有继承,他们不反帝、不反封建。所以,他们也是三民主义的叛徒。

  既然公开叛变了革命,那就不能再称右派了。

  此后,土地革命时期,王明也犯过“右倾投降主义错误”,但,注意,只是右倾,这个定性是说,他还是革命的,也基本属于党内左派(党内右派是陈独秀,后来公开叛变了革命,不再是右派),但是,有动摇、有向右的倾倒,干扰革命进程,如果不采取斗争,下步可能就演变成了反革命。

  张国焘呢?在他没有公开叛逃西安之前,无论他多么军阀主义、封建主义、多么恶劣,只能说他是右倾、严重右倾,甚至也可以说他是右派,但为了团结,只强调他是右倾。当他公开叛逃西安之后,站在共产党的范畴上讲,他不再是革命阵营的一员了,当然就不是左派了,也不是右派,而是叛变,是叛变了中国革命。但是,当时在统一战线之下,他至少还不象汪精卫那样,叛变民族。全国革命的范畴上看,他还是抗日的,并没有背叛民族。

  张国焘,就是典型的民族主义。甚至,蒋介石,汪精卫(就任伪国民政府首脑之后),也是民族主义者,至少他们口头上是主张民族主义的。

  站在全国抗日这个范畴上看,可以认为张国焘是左派。但是,站在共产党的范畴上看,他就不是革命派,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而是革命的叛徒。这个“革命”指的是中国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以人民战争、持久抗战、统一战线为特征的正确的抗日革命路线。

  解放战争期间,由于延安整风,毛主席在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包括民族资产阶级中的威望,都很高。解放战争中的路线斗争,并不太明显。但是也有,比如,某些人在土地改革问题上,对地主乱打乱杀,实际上也是一处右倾,但表现起来却是很左、很革命。之所以强调这是右倾,当时的认定是:这部分人不懂得统一战线这个共产党的法宝,这些人认为“越左越革命”,他们有些表演革命,以便夺取革命的领导权。

  主席说,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就有左中右。党内有右倾思想,并不奇怪,甚至也不可避免、无法根除。所以党内要保持思想斗争,要抵防右倾,更要防止右倾进一步演化为对革命的公开背叛。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专门写过《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一文,重点批判党内右倾势力的“越左越革命”思维,注意团结教育改造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不要整人。再往后,整风、反右、社教、文革,都是和国内、党内的右派斗争。总体来看,新中国成立后,前半部分是对国内右派的斗争(大致是50年代),也是当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公开叛变革命,或者,只是言论上的,或者历史上有反革命言行,且已经暴露、引起警觉,也没有太多的力量,现实危害并不大,批判、教育、改造就可以了,甚至工作也不必变动,工资照发,主席对这个势力很宽容。后半部分是对党内右倾的斗争,同样是斗争、批判、改造,并不一棍子打死,但斗争要激烈复杂得多。

  顺便说一下,“左”,与左,是不一样的。“左”,是指形左实右,表面上左、实际上是右。资产阶级按照越左越革命的投机思维,把自己打扮得很左,以取得人民群众的信任,从而掌握革命的领导权、政权。

  您说我是“民族主义左派”,简称“民左”,从全国范围内讲,民族主义,有反美的一面,是革命的。但是,民族主义是民族资产阶级的立场,任务是反帝、反殖、应该还有部分反封建的任务,依靠力量是民族资产阶级,一定程度上会利用人民的反帝情绪。但如果从革命阵营这个范围(范畴)讲,民左,属于右倾,或者右派,并不属于左派。你给这部分势力打了个引号,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当然不承认我是民族主义者,我尽量向毛泽东思想的指引靠拢。客观上我做得如何,我自己不好评价。

  在当前中国革命条件下,民族资产阶级,受到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压迫,有反帝、反殖的斗争需求。但是,今天的民族资产阶级同样具有两面性、软弱性、投降性(我认为它所举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旗帜,还有很强的欺骗性),对帝国主义充满幻想,希望通过自己在经济、金融、货币、思想文化上的让步、善意,换取帝国主义的某种“和平共处”,从来不敢发动群众、动员群众、组织群众,从来不敢把群众当作反帝反殖的主力军。相反,他们还压制群众的觉醒,一旦群众有反帝反殖的具体斗争,他们还出面压制,以免群众的反抗坏了他们的“下一盘大棋”。这个阶级在中国是很孤立的,其反帝、反殖,是不彻底的,效果当然很差,只换来帝国主义的步步进逼和各种羞辱。这个阶级,在斗争中会急剧分化。一部分分化成彻底的买办资本势力,对外投降、对内压制,一部分倒向劳动人民,成为革命力量。

  由于民族资产阶级的这种两面性,既有革命的一面,又不彻底、对帝国主义充满幻想;对人民群众的反帝斗争想利用,一定程度上支持人民群众的反抗,获取人民群众的支持,而一旦群众的反抗超过他们的预期、影响了他们的利益、干扰了他们对帝国主义的投降,又回过头压制。这种两面性、投机性、欺骗性,就为买办资本势力利用其不彻底性、混淆是非提供了舆论空间和误导群众的机会。

  比如,胡某进就喜欢打民族主义旗号,一惊一乍,讲些空泛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话,一到具体问题上,主是以国家利益为口实,鼓动搞好对美关系,中美关系是中国核心利益之类。他们这么做就是利用了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动摇性,充当帝国主义的帮凶压制中国人民。

  现在,中国思想界认为买办势力是右派。其实不是。买办势力不是右派,而是公开叛变革命,叛变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社会主义。

  当前,中国对左、右的看法不一。有人认为,左右是相对的。这边左,那边就右,再往那边就更右。这就没有敌我观念了。我不知道你是不也这样。如果不是,当然好。

  从我的认知程度出发,我认为,左、右,都是革命阵营。但是,右,意思是说立场动摇、方法机械,有可能堕落为公开的反革命,需要批评、教育、甚至是撤职、退居二线。

  我认为,你称民族主义左派时,按照所谓左右是相对的这种观念,如果站在全国范围看,民族主义地确是左派的,你是正确的。如果从我的认识程度出发,站在革命阵营的范畴看,民族主义其实是右派,并不是左派。

  毛主席,在我们党内,常被认为是右派。而毛主席则认为很多坚定革命者和“坚定的革命者”是形左实右。具体谁是因为认识水平有限而形左实右,谁是出于灵魂深处的资产阶级立场搞阴谋而形左实右,这个,要在斗争实践中判断。其实也很难判断。这是个慢长而艰巨的任务,恐怕要伴随我们终生,伴随整个共产主义运动的终生。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什么?首先是反帝、反买办资本势力,并不是反民族主义。买办是我们的最直接、最凶恶的敌人,帝国主义是我们的根本敌人有时、有些方面也是我们直接敌人,两者是相互勾结、相互配合、互为表里的关系,而民族资产阶级,动摇分化,是可以团结也必须团结的力量,当然要防止其在革命紧要关头背叛革命,但是,即使民族资产阶级采取了错误的立场,与革命为敌,我们也还是要拉拢,而不作为重点打击对象,甚至在一定条件下还要维护其基本利益。

  我们要看到,打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旗号的阶级,其实有两个,一个是民族资产阶级,一个是买办资本势力。民族资产阶级是要分化的,一部分分化、倒向人民,一部分则堕落为买办,要利用民族资产阶级的,争取使之多向人民分化,少向买办资本势力分化,甚至中立于具体的革命斗争,也可以。而买办资本势力,具体到某个反动人物,也是有可能变化的。必要时,要拉拢。拉拢这个词不好听,但是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就这么用。

  就是从世界范围内讲,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可不可以利用,可以不可与另外一个帝国主义结成某种意义上的同盟?可以。我们在抗日战争期间,就愿意和美国结成同盟。在上世纪60年代,我们和西欧国家也关系不错,甚至人家冲破美国的阻挠,支持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反击最主要、最现实、最直接、最凶恶的敌人,是我们的制定一切政策的指导思想。

  二、中国是不是没有“民左”,只有“民右”

  我感觉不能这么说。统一战线是我党的法宝,是马列主义的应有之义。《共产党宣言》最后一部分讲的就是统一战线问题。

  如果单纯讲阶级立场,把所有资产阶级都看作敌人,那是错误的。

  民族资产阶级,是中国人民应该团结的对象,不是打击的对象。买办资产阶级才是我们重点打击的对象,因为这个势力充当了帝国主义欺侮、掠夺、压榨中国的帮凶。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一切侵略、掠夺、压榨,都经过这个势力操作,从来不直接操作。因为这么操作,欺骗性强,省力气。一旦受到人民群众的强烈反抗,帝国主义还可以金蝉脱壳,换一批买办继续维持其殖民统治。

  要看到民族资产阶级与买办资产阶级即帝国主义代理人之间的矛盾。

  当然,要反帝、反买办资本的斗争中,在争取、团结、分化民族资产阶级的同时,要注意掌握斗争的领导权,不能把这个领导权让给民族资产阶级。

  再强调一下,所谓讨论问题的基础,应该是当前的斗争形势和斗争实际,而不是某个理论、概念。仍然要从实际而不能从概念出发。

  三、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概念

  毛主席强调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梨子什么味道,只有亲自咬一口才知道。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念,如同梨子。人家说梨子是甜的,当然正确。但是,究竟我给你拿出一块苹果、桃子、糖果等,让你分辨哪个是梨子,如果你没有吃过梨子,同样分辨不出来。

  因为,都是甜的,但是具体的甜的风格并不一样。

  书本上给出的“甜”,只是理性认识。吃一口,才能得到切实的感性的、深刻的认识。

  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念、原理,我个人的感觉,也只能在实践中体会,才能理解。仅仅看书,不深入实践、深入群众,恐怕是理解不了的,或者说,理解很难是深刻的。

  就马克思主义的成分来说,我认为,袁文才、王佐的马列主义水平,要高于他同时的王明、博古等人。

  虽然袁文才很少学过马列主义。

  因为,袁文才是实践家,深入了群众。王明是书生,脱离实践、脱离群众。

  南街村王宏斌的马列主义水平,远远高过我本人。

  一切方法措施,都要从实际中来,到实际中去,要切合实际,要群众能够理解和接受。不切实际、群众接受不了的东西,再符合马克思主义概念,也都是错误的,因为没有实践性。要从那些最关涉群众利益的地方入手,从群众最容易接受的地方入手,教育群众、让群众觉醒。我知道我这方面做得也很不够。

  四、关于是不是谁都可以“自定义”

  在站稳群众立场、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为出发点的情况下,在深入实践之后,的确,每个人对马克思主义、甚至马克思主义重要概念的理解,都不可能完全相同,但是,他们的做法,应该有经验,也有教训,都应有可取之处。

  说每个人都可以“自定义”殖民地这个概念,其实是可以的。但是,前提是深入实践、深入群众、从实际出发,加上自己的理论总结升华。我相信,如果做到了这几点,大家关于殖民地的定义,应该差之不多,最后,能够达到统一或者基本统一。

  举个例子。

  关于中国如何革命,大家都是马列主义者,但是,毛主席、朱德、陈毅、周总理、袁文才、贺子珍、王佐、林彪、罗荣桓,徐向前,刘志丹,贺龙,还有王明、博古、王稼祥、张闻天,等等,理解都不一样,会有矛盾,甚至是激烈的党内矛盾和斗争。但是,经过革命实践的检验,甚至是付出了惨重代价,最终大家统一在毛泽东思想之下。

  就是说,从实践出发,大家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解,会不同,甚至大不相同。统一大家的思想认识,还要通过实践和党内斗争,没有别的办法。应该说,全党统一在正确的思想指导之下,非常重要,但统一全党的思想,其实不那么容易,甚至相当困难。

  相反,统一学者的思想,似乎要简单一些,只要统一下概念就可以了。但是,即使是同一个概念,不同学者的理解,也不相同。表面上看,概念统一了,似乎大家的思想认识就统一了,其实不然,对同一个概念,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理解。

  五、关于应该不应该支持俄罗斯

  这个问题,我已经谈谈过。马克思主义研究分析一切问题,有自己一套特殊的东西。我理解:一是站稳劳动人民立场。二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即矛盾观点、一分为二观点、抓住主要矛盾或矛盾主要方面、透过现象看本质、一切从实际出发、群众路线、实事求是、愚公移山、联系地运动地深刻地看问题等等。三是必要的专业知识技能。

  关于在乌克兰战争中,中国劳动人民应该不应该支持俄罗斯?我想在站稳阶级立场的同时,我们还是从矛盾分析法入手。

  当前全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是美帝国主义要奴役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美国金融寡头统治集团,对内表现为剥削压榨,对外表现为侵略掠夺,是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首要敌人。乌克兰战争,是发生在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战争,并不是美国置身事外、仅仅是俄乌之间的战争。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反击,其实是对美国、北约霸权集团的反击,是对充当了美国北约帮凶的乌克兰买办资本统治集团的直接的军事打击,并不是对乌克兰民族和人民的打击。这个性质一定要清楚。

  既然美国金融寡头统治集团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那么,俄罗斯对这个集团的反击就有利于全世界人民的解放。

  中国人民,中国的劳动阶级,当然要支持俄罗斯。

  我不喜欢用“特色”这个词分析问题,因为缺乏一为二的观点。说我是特色的帮凶,我不接受。

  我喜欢用民族资产阶级和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来认识中国的统治集团。其实,我也认为,统治集团内部,不能说没有社会主义的力量。既然我们都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么,就必须熟练掌握阶级分析法,就必须把中国各阶级情况搞清楚。用“特色”这样的词,有些混淆民族资产阶级与买办资产阶级的区别与联系,忽略了中国政权的社会主义因素,胡子眉毛一把抓,没有使用马列主义的分析方法。

  只是中国社会主义的力量,并不强大,还在与官僚买办资本集团进行激烈的斗争,胜负未决。在这个斗争的过程中,中国的有些政策,呈现社会主义的味道;有些政策,呈现买办投降的味道。认为中国社会主义已经完全丧失,是错误的;认为仍然是社会主义也是错误的。

  不难认识,在中国谁在叫嚣在乌克兰战争中保持“中立”最符和中国“国家利益”?谁在叫嚣按照美国的指使制裁俄罗斯?

  老实说,普通人认为乌克兰战争是美俄争霸、中国应该中立,我觉得还可以原谅。项观奇先生也认为这是美俄争霸、中国应该中立,我就觉得很失望。以他的马列主义水平,应该不至于有这种认识。

  六、关于俄罗斯政权的性质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决定一个政权的性质,看生产关系。即谁占控制着生产资料。这是马列主义的最基本观点。

  而看生产资料所有制,我认为,必须高度重视货币主权、市场主权、经济主权问题,特别是货币发行权问题。

  这位青年朋友说自己对货币经济问题理解不深,不敢多说。

  我认为,全面准确的认识社会问题,必须对政治、经济、货币、市场、军事、外交等等,都要有了解。实际上,马列主义,特别是毛泽东思想,就是一门综合性的学问,弄通了毛泽东思想,也就弄通了什么政治、经济、货币、市场、军事、外交、战略、国际关系、历史之类的东西。

  我反对专业化。专业化,其实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种解构。专家,当然是片面地、肤浅地、割裂地看问题;专业化,自然都是“盲人摸象”,因为他专业范围之外的东西,他认识不了。而社会运动发展变化,都是各种因素综合运动的结合,并不是某个人为划分的领域的因素导致的结果。仅仅从专业的角度,是不可能认识和解决社会问题的。

  特别是今天,经济、货币、金融控制,是新殖民主义的主要、首要手段。为了推进殖民,美国人极其重视对全世界经济、金融、货币、市场、贸易等领域的学术、宣传、媒体的控制,以便于控制人的思想、精神、心理、意识、知识,从而误导、诱骗所有人接受美国的殖民思想,有意无意地充当美国殖民的帮凶。对于揭露经济、货币、金融、贸易、市场规律的本质的言论,极力封杀,不择手段。我本人体会很深。

  所以,如果您对经济、货币、金融、市场、贸易真的不太了解,那么您对当前全世界的总体矛盾和斗争形势的发展的认识,应该是比较片面的。请重点学习研究经济、货币、金融、市场、贸易、相关历史等领域的问题,弥补这个重大不足。

  我本人原本是学军事历史的,下到功夫,也能了解基本的经济、货币、金融、贸易知识和相关历史,从历史中认识相关问题,跳出“知识陷阱”。认识社会很难,有个过程,需要充分的人生经历,更需要充分的、刻苦的学习和调查研究。但是,人的学习又必须从某个专业入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感觉,专业,只是一个进入社会认识的一个大门。进了这个门之后,就不能再局限于这个专业,而是必须对社会所有专业领域都有研究和较深的认识。不然,恐怕会有认识上的缺陷,会碰钉子。

  前几天,还有人问我是学什么专业的。我觉得有些可笑。我都毕业快二十年了,还需要问我什么专业吗?当年的专业界限,我早就冲破了。

  鉴于货币发行、金融控制权是国家主权的关键内容,与领土、政治、军事,同样重要,只是其重要性被刻意隐瞒和不自觉地忽略了而已。那么,货币主权特别是发行权旁落于外资、金融控制权旁落于外资,当然意味着这个国家是半殖民地。至于俄罗斯政府,由于没有充分认识一货币主权特别是货币发行权问题及其重要性,没有意识到货币发行权因引进外资、开放金融旁落导致的殖民化问题,那只是其认识有限。

  换言之,即使政权独立性强、军队强大,并不意味就不是半殖民地。只要主权的某一部分丧失,就可以是半殖民地。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毛主席就认为中国进入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但直到1949年,中国解放了,中国才基本脱离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显然,1840年的殖民程度,与1947年的殖民程度,是不同的。即使殖民化程度不同,但还是叫“半殖民地”。

  考虑到货币主权特别是发行权、金融控制权极其重要,其丧失当然可以判定这个国家是半殖民地。

  七、关于政党、政权、军队与货币发行权的关系

  我前几天写过一篇小文章,被风吹走了。

  政党、政权、军队与货币的关系,即谁更重要的问题,我认为,政党、政府、军队,与货币发行及公有制(国有制)经济的关系,其实是“椟”与“珠”关系。政党、政权、军队,是“椟”,货币发行和公有制(国有制)经济,是“珠”。轻视货币发行和公有制(国有制)经济,而仅仅重视政党、政权、军队,那就是“买椟还珠”。

  如此颠倒“椟”与“珠”的关系而“买椟还珠”,其实是抛弃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主席的经济、货币、金融思想,转而拥抱美国刻意炮制的抛弃货币主权特别是发行权、抛弃经济主权、抛弃市场主要的结果。

  不了解货币,不精通货币与金融的关系,不了解金融,认识不到货币的主权性质,认识不到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政权性质,认识不到投资、存贷、支付、结算、保险、再保险其实一种政权行为,恐怕对当前国际局势、中国面临的形势、应该采取什么对策,必然是糊里糊涂的。

  老实说,在我眼里,这种糊涂人太多了,说服他们很难。我甚至有些绝望。

  八、谈谈统一战线问题

  即使按照项观奇老师的看法,美俄斗争是争霸,都不正义,中国是不是就应该“中立”?我看不见得。

  我举几个我党历史上的统一战线的例子。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主席居然喜欢王佐。而王佐,基本就是个山大王。看不出多少无产阶级的味道,当然也不知道马列主义。但是他反对压榨百姓的恶霸。

  第五次反围剿时,毛主席主张支持福州事变,团结蒋光鼐、蔡挺楷。当然被否决。这个大家都知道。

  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首先提出团结蒋介石,“联蒋抗日”。

  抗日战争前期,美国人是支持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但是,抗战后期,特别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毛主席很希望团结美国,毛主席对美国采取了一分为二的观点。别忘记了,当时的美国可是帝国主义国家。

  同样是抗日战争时期,胡传魁,当时只是个地痞流氓。但当日本人追杀胡时,阿庆嫂断然出手救了胡。

  新四军苏北部,与当地的“黑社会”居然关系很好。甚至,上海的地下党也得到过苏北“黑社会”的掩护。

  抗日战争期间,毛主席指示江苏陈粟,建立与上海的大资本家荣家、张家的联系。

  建国之后,毛主席还很在意对英国、法国的团结,当然也没有忘记斗争,在斗争中求团结。也没有忘记对日本人民的团结。

  ……

  我只是想强调,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是美国霸权主义,一切有利于反美国霸权主义的事,我们都要做,一切反美霸权主义的行动,我们都要给予相应的支持。即使俄罗斯与美国的斗争有争霸的成分,我们也要支持俄罗斯,而不是“中立”,也更不是支持美国。

  当然,这个支持,也仅仅是不参加对俄罗斯的制裁,继续保持与俄罗斯的正常的政治、经济、贸易、金融等方面关系而已。并不是说我们要派兵参战,或者支援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

  这种支持,也仅仅是美国人眼里的“支持”,并不是我们眼里的支持。我所谓的支持,也仅此而已。我并没有主张派兵支持俄罗斯,也没有主张支援其武器装备或军用物资。

  再说,这世界上并没有“中立”这个东西。所谓的“中立”,就是充当美国的帮凶,没有别的内涵。所谓“中立”,其实是小资产阶级的幻想,唯心,严重脱离实际。

  九、共产党是不是“代表”了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

  共产党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的确是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者。

  民族资产阶级,也包括地主阶级(开明士绅)。他们同样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威胁。他们有反帝的倾向。所以,共产党对他们的政策是“团结抗战”“民主联合”“减租减息”,各边区政府里,有他们的代表。

  (太长了,后面的我会继续写。)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这就是大XX的气质!
  2. 本来忽悠中国网民,结果却是大翻车
  3. 俄乌战争是中国舆论战的照妖镜
  4. 从南斯拉夫教训看今天
  5. 假的!
  6. 子午:邯郸突发惨烈车祸——“取消醉驾罪”背后的阶级问题
  7. 从作家老T晚年经历看“迫害”真相
  8. 赵立坚,公知永远的痛!
  9. 蒋跃飞|俄乌战争新观察之三 ——为什么大多数国人力挺俄罗斯?
  10. 读懂《毛选》的人有多通透(全文高能)
  1. 幽灵: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
  2. 明德先生|神秘的察哈尔学会浮出了水面: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先跪?
  3. 从老干部言行看文革“迫害”真相
  4. 张网红到底想干什么?
  5. 左大培:应当把主要的斗争矛头对准北约
  6. 迎春:论中国人民对俄乌战争的立场
  7. 张煜被“死亡威胁”:医疗资本利益集团已撕掉最后的伪装!
  8. 时代尖兵:揭秘上海某高校领导文革中被打倒的原因
  9. 子午:从疫苗、核酸到抗原,不能再让资本发国难财!
  10. 钟南山,我终于失去了你
  1. 赵磊:战局生变,普金咋办?
  2. 一个广东省汕头市辅警的再次呼吁:认清事实2
  3.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4. 赵磊:俄罗斯别上当,继续打!
  5. 张文木: 毛泽东两个预见, 点明乌克兰事变结局
  6. 吴铭: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
  7. 幽灵: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
  8. 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为何在82岁高龄写下了这本重要著作?
  9. 合作?共赢?——评《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
  10. 俄罗斯的真实目的,终于暴露了!
  1. 毛主席的这四个“不行”,吼出了中国人100多年来的心里话!
  2. 战争进入第21天,俄罗斯报复果然很有一套!
  3. 从老干部言行看文革“迫害”真相
  4. 战争进入第23天,俄军正面临更严峻的战场考验
  5. 战争进入第20天,俄军终于取得了一个重大突破
  6. 明德先生|神秘的察哈尔学会浮出了水面: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先跪?
660678王中王免费提供护栏六玄网,澳门精准四不像,626969四不像,2022澳门精准资料免费,澳门正版资料免费大全2020,澳门六肖期期准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