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安生:1848年革命、世界大战、冷战、美国加息、俄乌战争、土耳其通胀及其他

安生 · 2022-03-18 · 来源:卢瑟经济学安生杂谈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8世纪,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机器开始取代手工,蒸汽工厂开始取代手工工场。

  18世纪,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机器开始取代手工,蒸汽工厂开始取代手工工场。

  法国资产阶级迅速发展,掌握了经济权力,但是没有政治权力。1788年,法国连续遭遇旱灾、冰雹和严寒,外加连续参战导致财政崩溃。于是,大革命爆发。

  19世纪初,随着拿破仑的军队横扫欧洲,欧洲各国纷纷启动了资本主义进程,经济蓬勃发展,城市人口增加,除俄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废除了农奴制。当然,有些地区的废除农奴制的过程既缓慢,又不彻底,比如普鲁士。

  封建贵族们要么转型为产业或金融资本家,要么退化为地主,要么破产,逐渐丧失经济和政治权力。资本家们逐渐控制了经济基础,但是各国封建王朝仍然控制着军队和中央政府。封建领地如同一个个独立的细胞,不利于商品流通。封建领主控制大批劳动力,不利于资产阶级获得廉价劳动力。这是第一重矛盾。

  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无产阶级被越来越多地制造出来。他们为资本贡献利润的同时,自身陷入无法摆脱的令人绝望的贫困。无产阶级既无经济权力也无政治权力,他们和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这是第二重矛盾。

  哈布斯堡王朝控制欧洲大片领土,治下民族庞杂。各民族之间的封建传统纽带依然存在,民族和血缘作为依据参与对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的分配。同一个国家内部,有些民族垄断精英职位是天生的统治阶级,有些民族永无出头之日是天生的被统治阶级。这是第三重矛盾。

  谁都看出了动荡即将到来,但是谁也不能预测动荡的发展方向。

  封建阶级通过各种途径宣扬封建改良,比如小说《巴黎的秘密》描写一个德国贵族微服私访,铲除罪恶。小资产阶级宣扬建立一种大家互助契约,实现平等的交换,比如普鲁东写出了《贫困的哲学》。一部分资产阶级哲学家从唯心主义的史观出发,宣扬成熟的思维,宣传人类社会的幼年、青年和成年阶段,暗示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的成年阶段。

  1847年英国爆发大规模经济危机,整个欧洲大陆的阶级矛盾迅速升级并尖锐化。

  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下了《共产党宣言》,表明了无产阶级的立场。

  不久,欧洲各国纷纷出现了革命,斗争成为多方博弈: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农奴反对封建势力;民族之间的仇杀;资产阶级获得政治权力、农民获得解放和土地以后,联手封建势力残余,镇压无产阶级。

  一时间,革命四起,血流成河。  

 

  1848年,英国经济危机危机缓和,1849年英国经济强劲复苏,欧洲企业主收到大量订单,开始大规模招工。于是,革命后劲不足。

  “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杂志最后两期即第五第六两期合刊所载述评……首先叙述了1847年爆发于英国的商业大危机,说明欧洲大陆政治纠纷因受这次危机影响而尖锐化并转变为1848年2月和3月的革命,随后又指出,早在1848年即已开始而于1849年又更其加强的工商业的繁荣,如何打消了革命高潮,并使反动派胜利成为可能。“

  到1850年,革命基本平息。各国大多建立了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君主的权力被极大削弱。路易拿破仑成为了法国总统,为日后发动政变登上了法皇的宝座创造了条件。

  随后,资本主义大发展。除了德国统一战争(普奥战争和普法战争),欧洲基本相对平静。这一方面是因为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各国经济发展,劳动者实际收入提高,社会矛盾相对缓解;一方面是因为有大量的海外殖民地,可供开发,资本可以从这些殖民地获得廉价原料、劳动力、利息,输出商品和资本——既然有落后国家的软柿子好捏,列强之间何必硬碰硬?

  19世纪的后半期,是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时期,一方面资产阶级不但控制了经济基础也夺取了上层建筑,一方面由于物理学和化学的突破新技术不断出现新投资不断取代旧投资,一方面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列强拥有绝对的武器优势,对其他地区开始降维打击,迅速扩展殖民地。

  19世纪后半期,各国虽然出现过经济危机,但是很快都因为采用新技术或征服新殖民地带来的新的投资高潮的来临二重新繁荣。1840年,鸦片战争的时代,英军还使用前装炮的风帆战列舰。1895年,甲午战争的时代,北洋水师的铁甲舰就已经落伍了。这是天翻地覆的改变。

  20世纪初,工业革命出现停滞,全球殖民地扩张接近极限。资本主义经济增长出现停滞。不仅如此,各国纷纷进入垄断阶段。垄断阶段的特点是避免竞争,压缩产能,控制价格,谋求最大利润。  

 

  这种情况下,那种短暂危机迅速复苏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各国都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

  各国都不打算对本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开刀,都想采用对外输出矛盾的方式化解国内危机。列强间的经济冲突、政治对立和军事摩擦迅速升温。主流媒体煽动民族仇恨,一方面转移民众对阶级矛盾的关注,一方面为列强争霸营造氛围——比如,一切问题都是德国没有足够的资源,英国打压德国。比如,德国试图破坏现有的国际秩序,是麻烦制造者之类。

  民族主义者把一切问题归结为外部环境,却从来不说为什么本国的经济需要境外的资源才能维持运转。因为他们回避资本主义国家需要境外殖民地才能维持国内矛盾不至于爆发这个根本原因,所以每个国家的民族主义者把占有尽量大的殖民地视为自己理所当然的权利,都理直气壮地认为本国有资格获得尽量辽阔的境外殖民地,他国阻碍了本国占有势力范围的基本权利!所有的民族主义者都认为本国是在为了捍卫自己的基本权利而自卫,是在保护本国正当的经济权益,却从来不承认他国有类似的权益,更不承认殖民地国家有权独立自主。于是,所有的列强认为自己的扩张是理所当然,其他列强的扩张是岂有此理,不断扩展、不断占有势力范围是强者应有的权利,保卫自己的势力范围是自卫。最终,自卫的列强们撞到了一起。

  这时无产阶级内部出现分裂,一部分人投靠民族主义者,积极投入战争,一部分人反问为什么要去当炮灰,强烈反对战争。在书刊检查和对内铁腕镇压的背景下,前者压倒了后者。

  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列强势均力敌,在欧洲硬碰硬地打了三年,死了数以千万计的壮丁和平民,受伤者更多,各国国内经济极度困难,物资短缺,缺吃少穿,家家戴孝,人人厌战。消耗了这么多资源和人命,却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

  这种情况下,反对战争的意见开始在重新在民间占上风。这个过程的代价,是几百万条人命。

  各国的高层都是希望继续打下去的,因为大量军需订单为他们创造了天文数字的利润,一旦战争结束,本国不是胜利者,这些利润就会全部化为乌有。每天消耗的人命,支离破碎的人类残骸,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数字。生活物资紧缺,并不影响他们的生活,反而有利于他们囤积居奇、倒买倒卖榨取利润。

  这种情况下,社会矛盾再次尖锐起来。战前各国内部矛盾已经极其尖锐,用战时高压压制舆论,用御用为人摇唇鼓舌,用宪兵和秘密警察维持秩序,才把不满和反抗勉强压制下去,现在民间的不满进一步升级,军队的主力已经是无产者。

  义务兵的时代,要作战就要给士兵们一个战斗的理由,战前民族主义着煽动爱国主义,叫嚷保卫祖国,战争之中的阶级对立,让战壕中士兵们看清了国家的阶级性。他们纷纷考虑什么是祖国,反问自己和自己对面的军人为什么要被填入绞肉机,自己肝脑涂地究竟为了什么。

  对各国来说,各国的统治从未如此脆弱,无产阶级的力量从未如此强大,国家内部的阶级对立从未如此尖锐。

  于是,沙俄革命了,先二月革命后十月革命。其他国家的劳动者纷纷效仿,后方游行示威,要工作要吃饭要结束战争,前线士兵哗变,把枪口对准他们的长官。

  这就是列宁所说的变国际战争为国内战争。  

 

  这还打什么打?除了希特勒那样的疯子,没有人认为战争还能继续打下去。

  战争结束了,但是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并没有结束。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还是资本高度垄断,少数人拥有超量的财富,多数人没有工作没有饭吃没有前途。个别战胜国获得战争赔款,开展战后重建,出现了短暂的繁荣。美国利用中立地位向双方出售所需物资,获得大量利润,战后推行贷款消费,1920年代经历了长期的繁荣。其他大多数国家在大多数时间里则陷入长期的萧条。1930年代,美国也陷入萧条。

  在德国等国家,随着战争结束,无产者纷纷复原,解甲归田,交出了武器。流氓无产者不必再当炮灰,退伍后失业的他们无所事事。大资产阶级用一点小钱,雇佣退伍的流氓无产者组成的暴力团伙镇压了无产阶级革命。革命力量被镇压下去,资本主义国家幸存下来。

  苏联作为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预感到新一次世界大战的威胁,加速推动工业化。对内高积累,经济高速增长,民众生活艰难,因此发生了饥荒。为了镇压国内不满意见,继续高速推动工业化,苏联领导人发动了大肃反。

  资本主义国家陷入大萧条,社会主义国家忙着高积累,经济困难,政治高压,几乎在所有的国家,1930年代都是痛苦的年代。

  随着战壕中的一代老去,新生代们再次在民族主义的言论下,被鼓动起来。1918年一战结束,1939年德国进攻波兰,新一代无产者成长起来,欧洲的二战再次到来。许多1920年代出生的德国人,青少年时期生长于希特勒掌权之后,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和阶级利益冲突,他们从中学开始接受民族主义的洗脑,长大后对极端民族主义思想视为天经地义。他们成为纳粹的炮灰。  

 

  战争之中,无产者得到了武器,被主动或被动地武装起来,他们的政治地位再次崛起。希特勒战败,日本还没投降,丘吉尔就下台了。

  1945年战争结束,除了本土几乎没有遭受攻击的美国,几乎所有国家的左翼运动都异常高涨。战胜国的人民掌握了武装向本国统治阶级要求更大的权利,战败国的人民也掌握了武装并反对把自己送上战场的统治阶级,殖民地人民发现他们自己有能力打败侵略者。全球各地,凡是经过战火的地区,人民有了武装,就开始要求对应的权利。

  许多国家的共产党要么夺取了政权,要么成为议会重要甚至首要大党。第三世界国家则掀起了此起彼伏的独立运动。许多非洲和亚洲国家,都是那时成立的。资本主义的势力和殖民主义的势力,不断退败。

  二战结束,冷战开始。

  冷战双方搞军备竞赛,猛造核武器。曾经有观点认为是核武器挽救了人类。

  这是有道理的,但是不全面。因为20世纪60-70年代,冷战双方就进行过研究,认为即使使用所有的战略核武器对对方进行全面攻击,也不能彻底摧毁对方。对方有望在二至三年(五年?)后恢复生产能力,十年之后,恢复人口。

  既然核武器并不是灭绝武器,那么为什么双方没有像二战战前一样,经过20年,再来一次世界大战呢?

  双方大约都怕左翼再次崛起。一旦本国首都被摧毁,本国陷入无政府状态,人民被动员起来加入大规模常规战争。无论胜负,本国精英都很难再垄断政权。无论是美帝还是苏修,都惧怕这种情况。

  当时的苏修是一个由反动的官僚集团控制的警察国家,苏修人民的生活未必比美帝人民的生活更幸福。苏修人民敢怒不敢言,因为克格勃的密探无处不在。

  老一辈面对苏修的核讹诈曾经说过,早打,大打,打核战争。老一辈的说法,除了毫不屈服于苏修的讹诈以为,大约是通过全面战争,让苏修把苏联人民全武装起来,推动苏修内部矛盾总爆发。欧亚大陆的人民全部武装起来,无产者们拿着枪,用脚投票。鹿死谁手,看哪个国家,哪个政党,更公道,更有号召力,更代表绝大多数劳动者的根本利益。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中国能像阿富汗那样牢牢拖住并拖垮苏修,让苏修无法在军事上速战速决。在那个年代,这并不容易。

  双方都惧怕对方动员本国人民起义,所以在改善本国人民生活方面,都做了一些实事。当时双方的竞争,不仅仅发生在军事领域,也发生在民生领域。许多人都知道著名的厨房辩论,却并未理解其中的含义。

  辩论发生在一座模板美式别墅的厨房展台。辩论开始时是他们停步在样板住宅整洁干净、设备新颖的厨房的面前时,尼克松对赫鲁晓夫说这是一所典型的美国住宅,几乎任何美国工人都能住得起这样的房屋,赫鲁晓夫则昂起头来表示蔑视。

  接下来赫鲁晓夫说道:“你以为俄国人会被这个展览惊得目瞪口呆是么?可是事实上所有新建的俄国住宅都将会是这个样子。况且在美国要得到这样的房屋得有钱才行,而在我们这里,你只要生为苏联的公民就行了。如果美国公民没有钱,那就只有在人行道睡觉,而你们却说我们是共产主义的奴隶。”  

 

  可以说,某种意义上讲,冷战的胜负,最终就是发生在厨房。

  1979年,苏修武装入侵阿富汗,1989年,苏修撤出阿富汗。十年的战争,极大消耗了苏修的国力。

  1970年代,美国陷入滞胀。苏修利用油价高企的机会,迅速扩张国力。1980年代,美国开始加息,全球油价下跌,苏修经济迅速陷入困境。

  从950年代开始,美国为首西方国家就注意改善劳动者生活水平,由于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先进生产能力,西方国家的劳动者的生活水平一直领先于苏联及其盟友国家。苏联及其盟友国家内部,实行森严的等级制度,苏修官僚集团一边享有政治经济特权,一边使用特务手段压制民间的不满。

  民众对苏修官僚集团极度厌恶。当戈尔巴乔夫及叶利钦等人为首的苏修官僚集团发动私有化叛变,试图保留苏联的强力部门的领导人们发动八一九政变时,并没有得到来自民间广泛的支持,相反,许多厌恶苏联官僚的民众还支持了发动叛变的叶利钦。当然,未来他们会为自己曾经支持叶利钦后悔不已。当时莫斯科的民意已经不支持由脱离群众的官僚主动的苏联模式,如果强力部门的领导人采取强硬手段,莫斯科可能爆发内战。

  苏联这样的大国是不可能用核武器摧毁的,但是可以被经济打击重创。真正摧毁苏联的力量,来自苏联内部。苏修统治下,苏联人民因为生活物资短期,政治高压,没有前途,长期不满,他们把苏联体制作为敌视对象。所以,苏修分子对苏联启动自毁程序发动私有化叛变的时候,苏联人民一部分无能为力,一部分袖手旁观,一部分乐见其成。其中,袖手旁顾者和乐见其成者如果不是大部分,至少占有相当的比例。

  摧毁一个社会最有威力的武器,是让底层的不满爆发出来,这是真正的大杀器。

  相比核武器,经济打击可以兵不血刃地摧毁一个国家。经济制裁可以导致一个国家生产生活必需品短期,生产规模下降。金融打击可以诱发一个国家的经济危机,生产和金融循环全面崩溃。

  让底层人民的不满爆发歘来比经济打击打击还厉害。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就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就可以成为打击对象。

  真正的大杀器不是核武器,而是武装后人民要求更大的权利。

  八一九政变时,莫斯科市民虽然没有武装,但是随时可能被武装起来。而当时的苏联红军也是来自苏联人民,他们的主流意见与当时的莫斯科市民接近,所以双方并没有爆发激烈的冲突。

  在社会矛盾高度尖锐对立的情况下,给被压迫人民武装,这是取死之道。随着社会矛盾进一步尖锐,他们随时可能把枪口调转过来。

  反革命要镇压人民,一般要至少做的两点之中的一点:

  一是先要剥夺人民的武装,比如,一战结束后德国士兵大规模复员,无产者解甲归田是德国革命失败的重要原因。

  二是广泛宣传反动思想,比如,戈尔巴乔夫等人叛变以前,以新思维的名义大规模封杀马列主义思想,抹黑苏联历史,宣扬资本主义。

  对统治阶级来说,这种时候切忌对外发生战争。否则,人民必然被武装起来,残酷的阶级矛盾尖锐对立的事实让每一名战士觉醒,必然会让一切反革命宣传破产。

  从前面历史回顾,我们可以看到几点:

  第一,除非施行公有制,否则没有一个国家是铁板一块的,必然存在阶级矛盾。即使施行公有制,也完全可能由于存在官僚集团,在国家内部出现阶层对立。国际关系之中最大的变数不是各国之间的地缘政治,而是各国内部的阶级矛盾。

  第二,资本主义内在经济危机是长期存在必然爆发的,危机可能有不同的形式,但是共性都是社会底层受罪。要么无产者失业、中小资本破产,要么物价上涨,要么存款和财产归零,要么兼而有之。危机爆发时期,是阶级矛盾异常尖锐的时期。

  第三,资本主义国家往往喜欢选择对外扩张的方式转移内部矛盾,这种方式在19世纪可行,在20世纪以后极其危险。列强的碰撞必然损耗巨大,难以速战速决,必然加重底层的负担,使他们的不满情绪进一步发酵。参加战争的底层,拥有了武器和组织,很容易造反。

  第四,把敌对国家底层的不满情绪激发出来,对该国统治阶级来说,是最大的大杀器。私有制国家,财富不断汇聚集中,极少数人通过控制财富控制绝大多数人。所以,在这样的国家这种矛盾是社会的固有矛盾,也是统治阶级维持统治的必然后果。公器私用的官僚制国家,也同样如此。这样的矛盾一旦爆发,轻者政权被重创,重者政权被颠覆。

  第五,这样的矛盾一旦爆发出来,要不流血地结束需要劳动者生活极大改善,或者统治阶级主动让利或者经济重新进入繁荣期。主动让利对统治阶级来说需要主动削弱本阶级的财富,一定程度上是主动削弱自己的权力。经济重新进入繁荣期,则需要由大规模采用新科技或者新殖民地引发新的投资高潮,这两点,目前都很难出现。

  第六,如果不能让劳动者的生活迅速改善,就要像战败的德国那样对外迅速结束外战,对外迅速采取血腥镇压。血腥镇压的结果,未必理想。某种意义上讲,新中国的建立就是封建军阀买办地主集团血腥镇压失败的结果。

  资本主义国有的社会有自动从扁平型向金字塔化、倒图钉化发展的趋势,这种趋势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一旦让这种能量爆发出来,就足以摧毁一个社会。无产阶级对内要求打土豪分田地,对外没有主动扩张的动力。一个国家一旦发生底层革命,对外政策必然全部改变——对外扩张性下降,战斗力暴涨。这样的国家一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教你做人”。当然,有沙文主义传统的国家还是有扩张的冲动,不过其扩张的战绩(苏芬战争)远远不如被动防守反击的战绩(攻克柏林)拿得出手。

  之所以多数人忽视了阶级矛盾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是冷战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对抗苏修,纷纷主动采取缓和国内矛盾的做法,给予工人阶级更大的社会产品分配份额,更多的社会福利,给他们的优秀的子女更多的晋升为社会精英分子的机会。

  但是,随着苏联的解体,这种主动让利的模式纷纷改变。从1990年代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分配再次向资本倾向,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拉大。

  1997年,2008年,全球先后发生两次大规模金融危机。2008年后,全球经济并没有进入新的投资高潮,而是陷入了常态的停滞。各国纷纷采取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强制消费,透支未来的财政。大量的资金或者在资本市场投机,或者炒作生产生活必需品。

  全球经济进入了“滞涨沫崩”的政策选择困境。各国的经济政策,越走越窄。问题最终变为收缩货币或继续放松货币的两难。收缩货币经济崩溃,金融危机爆发,失业率爆棚,不收缩货币,物价飞涨,资产泡沫严重。无产者面对失业、通胀的双重挤压,背上沉重债务,越来越难享受医疗、养老等基本社会福利。

  不论收缩货币,还是放松货币,社会底层极少数人由于拥有资金和信息优势,甚至有权按照对他们有利的原则决定国家内政外交政策,财富都在迅速增加。各国都在加速形成金字塔甚至倒图钉社会。

  这种情况下,各国的社会矛盾纷纷激化。与两次世界大战之前类似,一方面各国在本国国内努力维稳,一方面国际矛盾激化。各国都希望其他国家先崩溃,以占有其他国家的资源,改善本国的处境。

  2020年,特朗普两次发放抗疫支票,试图缓和社会矛盾。由于警察执法导致黑人佛洛依德死亡为诱因,美国还是爆发了零元购事件,流氓无产者大规模打砸抢。拜登政府上台以后,大力推行对辉瑞制药等医疗资本有利的强制疫苗政策,背后的利益关系不得而知。2021年,美国人民抗议拜登政府的防疫政策,各种示威游行不断。虽然从美国金融资本的利益的角度考虑,美元大幅贬值不利于美国金融资本,但是为了避免社会矛盾激化和爆发,美国政府还是选择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去年下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物价出现失控的趋势,为了维护美元的基本信用,美联储开始加息。但是,加息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中规中矩。下一步是否会采取猛烈行动,甚至是否能坚持下去而不是虎头蛇尾半途而废,需要拭目以待。

  2000年,普京上台以来,一边以反腐的名义打击叶利钦时代的寡头,一方面扶植与其有裙带关系的寡头。金属、石油、天然气、钢铁、电力、化肥、交通运输等行业纷纷私有化以后,落入普京系寡头的囊中。俄国内部贫富分化远远超过美国。如果美国是金字塔社会的话,俄国就是倒图钉社会。这样的情况下,普京以民族矛盾为借口对外扩,先后占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插手乌东地区。2022年2月24日,直接发动乌克兰的战争。前面分析过,对倒图钉国家来说,这是非常危险的冒险。  

 

  

 

  2003年,埃尔多安出任土耳其总理,2014年,埃尔多安出任土耳其总统。在任期间,一方面大规模接受来自欧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一方面大规模使用凯恩斯主义搞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土耳其产业升级失败,凯恩斯主义的后遗症显露出来。埃尔多安继续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避免债务危机总爆发,试图创造以通胀打败通胀的奇迹。与普京类似,埃尔多安也在叙利亚等地选择对外战争的方式试图转移国内矛盾。

  这些国家内部都蕴含着巨大的社会势能,一旦被释放出来,都可能产生天翻地覆的效果。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宁可选择帝国争霸战,也不愿意轻易诱发对方国家的社会势能。因为无产阶级革命具有传染性,一国人民造反成功,很容易鼓舞另一国人民。德国把列宁送回沙俄,结果自己本国的士兵也造反了。所以,列强在利用他国社会矛盾势能的问题上,都很慎重。毕竟帝国争霸,属于同一阶级内部的兄弟阋于墙,彼此之间有谈判的空间,无产阶级造反则属于砸整个统治阶级的饭碗,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虽然各国都一面积极投身帝国争霸,一面小心翼翼地回避阶级矛盾,但是该爆发的矛盾总要爆发。垄断资本即国家,国家即垄断资本,不颠覆垄断资本,就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资本主义国家的政策,就无法扭转少数人暴富,多数人赤贫的趋势。而这种少数人奴役多数人的基本社会制度不改,无产阶级革命就有爆发的可能。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也好,收缩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也好,帝国争霸也好,都会进一步加速社会财富的汇聚,使社会金字塔越来越尖锐,社会矛盾越来越激化,无产阶级革命爆发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

  经过了100多年,人类仿佛又回到了一战前夕。列强的内政已经全部穷途末路,纷纷试图对外寻找解决方案。经济上的机会主义,军事上的冒险主义,成为列强内政外交政策的主流。各国社会矛盾的势能积累则是不可逆的大趋势。

  社会制度相同,哪个国家的科技水平领先,哪个国家最终胜出的可能性大;在科技水平接近的情况下,哪个国家拥有的资源多,哪个国家最终胜出的概率大;在科技水平和资源接近的情况下,哪个国家的社会矛盾相对缓和,哪个国家最终胜出的概率大。

  社会制度落后,科技水平落后,物质资源相对匮乏,社会矛盾尖锐的国家,则大概率失败。这样的国家内部的社会矛盾的势能更容易爆发出来。这样的国家就是列宁说的,帝国主义链条之中,最脆弱的一环。

  这个过程中,并不排除某些国家的民族主义极端分子会在垄断资本的势力支持下法西斯化,如同当年的意大利和德国。但是,只要人民掌握武器,就能镇压民族主义极端分子领导流氓无产者的武装。  

 

  在这样的时代,无产者和中小资产阶级,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精力过多地关注于少得可怜的财产,而应该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未来的巨变并慎重考虑自己在未来的位置已经应该采取的对策。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幽灵: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
  2. 当心有人抬出赫鲁晓夫来
  3. 张煜被“死亡威胁”:医疗资本利益集团已撕掉最后的伪装!
  4. 时代尖兵:为什么许多文革受害者的形象那么完美?
  5. 他们为民谋福却死的死被杀的杀,你能独善其身吗?
  6. 子午:从疫苗、核酸到抗原,不能再让资本发国难财!
  7. 中国的专家为什么爱美国
  8. 吴铭:当前舆论的几个重大问题
  9. 子午:新版诊疗方案发布,中医黑们弹冠相庆
  10. 还内蒙古男子一个清白
  1.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2. 幽灵:对于某些历史问题的一点思考
  3. 吴铭:又一个泽连斯基诞生了
  4. 俄军揭开美国生物战真相!美国是要毒杀中俄,还是要毒杀全人类?
  5. 张网红到底想干什么?
  6. 跪下就万事大吉了吗?
  7. 吴铭:骑虎难下,黔驴技穷,手忙脚乱
  8. 明德先生|神秘的察哈尔学会浮出了水面: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先跪?
  9. 欧洲金靴:对今晨张文宏医生文章的一点理解
  10. 钟南山,我终于失去了你
  1. 从富士康本田看产业工人的维权斗争及维权机制的构建 ——重读马克思《资本论》第一版序言
  2. 赵磊:战局生变,普金咋办?
  3. 一个广东省汕头市辅警的再次呼吁:认清事实2
  4. 赵磊:俄罗斯别上当,继续打!
  5. 究竟谁想开倒车?
  6. 吴铭: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
  7. 合作?共赢?——评《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
  8. 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为何在82岁高龄写下了这本重要著作?
  9. 俄罗斯的真实目的,终于暴露了!
  10. 张文木: 毛泽东两个预见, 点明乌克兰事变结局
  1. 德高望重的黄炎培写信:愿意当毛主席的好学生
  2. 战争进入第21天,俄罗斯报复果然很有一套!
  3.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4. 赵磊:如果毛主席在,他会支持谁?
  5. 战争进入第20天,俄军终于取得了一个重大突破
  6. 明德先生|神秘的察哈尔学会浮出了水面: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先跪?
2022澳门免费资料大全下载,626969acom澳彩开奖结果查询,马会传真,2022澳门正版资料免费公开,2022年澳门正版资料免费公开